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合肥瑶海区一城中村成立80人消防志愿应急队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韩昊宇

9月11日傍晚,在东京首相官邸铺着红色地毯的楼梯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率新内阁成员集体亮相。

19名内阁成员中,除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和官房长官菅义伟留任外,另外的17名成员均有变动。其中,首次入阁的成员有13人,是历次安倍内阁改组中新晋成员最多的一次。


据共同社报道,自民党最大派系细田派和第二大派系麻生派各有3人,竹下、二阶、岸田3派也各有两人。这一安排顾及主要派系间的平衡和等待入阁人员积压的情况,意在使党内运营保持稳定。

作为日本政坛的“未来之星”,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之子、前复兴政务官小泉进次郎以38岁的年纪被提拔为环境相。此外,63岁的经济再生担当相茂木敏充改任外相,56岁的外相河野太郎改任防卫相,两人组成了日本外交安全团队的“核心阵容”。

新内阁成员中还有两位女性,一位是被任命为总务相的高市早苗,另一位是被任命为奥运相兼女性活跃担当相的桥本圣子。

在合影之前的记者会上,安倍晋三将内阁称为“稳定与挑战的强力布局”,表明将维持政府基本框架。但与此同时,政府迎来第七个年头,在所有政策领域,不应该局限于当下的想法,“将在所有政策上挑战大胆的改革”。针对外界最为关注的修改宪法议题,安倍表示:“修宪是自自民党成立以来的一个夙愿,即使很困难,也一定要完成。”

“the 安倍内阁”

19位新内阁成员中,70岁以上的有6位,60岁至70岁的有4位,60岁以下共9位。其中年龄最大的是78岁的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和科学技术担当相竹本直一,年仅38岁的小泉进次郎则成为最年轻的内阁成员。包括安倍在内,改组后内阁成员平均年龄为61.6岁,相比上一次改组内阁的63.4岁有所年轻化。

虽然此次内阁成员新人众多,且无派别、竹下派以及公民党的成员共有9人,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不过,有日本媒体分析称,如官房长官、防卫相、文部科学相等关键阁僚均由安倍“亲信”担任。

日本各大在野党批评称安倍优先选择了身边的议员,基本是“囊括了朋友的内阁”。日本共产党书记局长小池晃在接受《产经新闻》采访时说:“无论怎么看,这都是‘the 安倍内阁’。”


哥伦比亚大学亚洲和日本政治专家佐佐木文子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内阁改组在日本通常是例行的年度事务,首相可以通过人员的调整来加强并显示其领导能力,更新人们对于首相的印象,让更多的人关注首相做了什么。通常情况下,新内阁的公众支持率会上升。比如安排小泉进次郎这样高人气人物入阁,就是明证。

对于提拔小泉进次郎入阁担任环境相,安倍表示,在海洋塑料垃圾、气候变化等课题上,期待他以年轻人独特的崭新思维进行应对。

9月11日至12日,日本共同社实施了全国紧急电话舆论调查。结果显示,74%的人表示对小泉有很高的期望。同时,安倍内阁支持率为55.4%,较8月份的调查数据增长了5.1个百分点。

从2012年12月安倍第二次入主首相府算起,安倍已经履任首相达7年之久,是战后日本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如果内阁成员长期保持不变,难免会给民众造成“因循守旧”之感。

中国社科院日本所研究员高洪认为,从这次内阁的调整也看得出,安倍对他自己的政治生涯,有一个更为长远的考虑。

9月11日上午,自民党总部召开临时总务会,决定由80岁的二阶俊博留任干事长,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也接续任职。共同社报道称,有安倍身边的知情人士透露,安倍一度研究让岸田文雄担任干事长,培养他为“接班人”。但为实现修改宪法的夙愿,认为“二阶的协调能力不可或缺”。

岸田文雄从安倍政权第二次当政初期开始,担任了5年外相。2017年,他退出内阁,转而从事党务工作担任政务调查会长。

高洪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称,安倍有打算在干完第三个党总裁任期后,让岸田文雄接班。以5年外相的经历,如果岸田文雄现在重回内阁一线,可谓顺理成章,但这可能会带来一些诸如树立政敌的麻烦,因此这次刻意没有起用他。

共同社评论称,此次内阁改组,凸显出深化首相官邸主导的“安倍独大体制”的姿态。距离安倍的自民党总裁任期结束还剩两年,这是意在达成长期政权的布局进行谋划。

2017年日本自民党党章修改后,总裁最长任期从连续2届6年延长至连续3届9年,安倍任期随之延长至2021年9月。如果安倍要连任4届,则需再次修改党章。自民党党章同时规定,总裁是首相的唯一候选人。只有连任党总裁,才有机会连任首相。

对于安倍晋三是否会连续4届担任党总裁,二阶俊博在留任后回应称,“如果总裁下定决心,将以符合国民意愿的形式举全党之力给予支持”。

今年3月,日本《朝日新闻》进行的日本民意调查显示,近六成日本人反对安倍连任4届自民党总裁。

安倍本人在今年3月的参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也作出了顺应民意的一番明确表态:“根据自民党党章规定,连任4届总裁是禁止的。作为党总裁,我遵循这个规则是理所当然的。”

强势推进修宪

安倍的长远考虑和布局,仍然指向他终极的政治理想。在11日的自民党高层会议中,安倍表示“将集全党之力强势推进修宪”。

日本现行宪法是1947年5月3日开始实施的。该宪法之所以被称为和平宪法,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第九条规定“放弃战争”“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等,这被视为和平宪法的核心,也被认为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走和平道路的法律基石。

在第二次出任日本首相之后不久,安倍晋三就公开表示要修改日本现行的和平宪法,把自卫队写入宪法,并采取措施增强自主防卫力量。在2013年回乡祭祖时,他更是将修宪称为自己的“历史使命”。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修改宪法是安倍的外公岸信介在六十多年前担任首相时就曾尝试过的,可以说是安倍外公的遗志。

日本维新会代表松井一郎对日本媒体表示,此次改组“实际上就是为了融洽自民党内各派关系,从而达到修宪的目的”。

在今年7月的参议院选举中,自民党在竞选承诺列出了四个项目:一、将自卫队的存在写入第九条;二、新设紧急事态条款;三、消除参议院选举“合区”;四、充实教育,把修宪讨论的进展定为主要争论点。其中,保留第九条的第一款和第二款并另立条款写明保有自卫队的方案,被认为是兼顾了希望消除自卫队违宪论的安倍和要求保留第九条的公明党双方意向的折中方案。

不过,“修宪势力”在参议院并未获得由国会提议修宪所需的参院三分之二议席(164席),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对修改宪法第九条依然态度谨慎,自民党内部也存在异议。同时,多数在野党也并不打算就有关修宪议题的讨论给予积极回应。立宪民主党干事长福山哲郎对日本媒体表示:“因为民众并不希望修宪,所以我们也不能这么做。”

共同社9月12日公开的全国紧急电话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对安倍晋三在执政期间修改宪法表示“反对”的受访者占47.1%,而支持比例为38.8%。但《日经新闻》在7月26日至28日进行的舆论调查结果显示,越是年轻阶层,赞成修宪全民公投的人数越多,越是高龄阶层,反对人数越多。18岁至29岁的受访者中,赞成比例为63%,反对为26%。即使是18岁至39岁,赞成比例也达到64%,而反对为25%。

安倍早已看到年轻人对修改宪法的抗拒感更小,自民党在2014年和2015年就先后主导修改了《国民投票法》和《公职选举法》,将修宪公投投票年龄和公民选举投票年龄从20岁下调到18岁。

佐佐木文子强调,支持公投并不意味着支持修宪。现在的日本年轻人对政治并不感兴趣,包括参议院选举等近年举行的各类选举中,年轻人的投票率都处于低迷态势。而年轻人支持公投,则是他们被告知日本是世界上少数几个宪法常年未变的国家之一,感到应该讨论如何修改宪法,而不是“想要重新武装日本”。

《读卖新闻》报道称,按照安倍晋三的指示,自民党将在10月上旬召集临时国会,旨在让规定了修宪程序的国民投票法修正案获得通过,并就自民党独立提出的四项修宪议题展开讨论。自民党的设想是,力争在明年初的通常国会会期内正式开始有关修宪的辩论,在2021年的通常国会上完成修宪草案的制定,并进行全民公投。

在佐佐木文子看来,“特朗普因素”也是导致日本民众公投修宪上态度发生转变的一个重要变量。过去,日本的保护主要依赖于美国,但现在日本民众认为特朗普政府不可靠,日本需要加强自我保护。

高洪则表示,修改宪法虽然属于日本内政,但不可忽视和平宪法的背景,“它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之后,日本作为对昔日战争的一个反省,对罪行的谢罪,或者说对受侵略国家的一个政治承诺,才有了这么一部宪法。所以,中国、韩国等邻国是有理由关注日本宪法修改问题的。”

韩国外交部曾明确表示,韩国政府认为日本在讨论防卫政策或修订宪法时,应遵守和平宪法的基本理念并留意消除周边国家因历史问题而产生的怀疑和担忧。中国外交部也曾表示,由于历史原因,日本发展走向一直受到亚洲邻国高度关注。希望日方切实吸取历史教训,顺应时代潮流,倾听爱好和平的民意呼声,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为本地区的和平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

安全政策更具对抗性?

尽管茂木敏充已转任外相,安倍仍然让此前负责日本对外贸易谈判的他继续担任日方的首席贸易谈判代表。8月下旬,茂木敏充将赴华盛顿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再次谈判。双方有意在9月底于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大会期间,公布日美贸易领域的最终谈判结果。

茂木敏充拥有哈佛大学公共政策硕士学位,曾在2002年出任小泉纯一郎内阁的外务副大臣。茂木与安倍虽分别隶属自民党内不同派系,但一些日本媒体分析称,正是茂木敏充在经贸谈判领域尤其是日美贸易谈判中的出色表现,赢得了安倍的赏识。

今年以来,由“劳工赔偿案”引发的日韩纷争愈演愈烈,双方“互删白名单”“废除日韩军事协定”,甚至都举行了针对对方的军事演习。而安倍迫切想要解决的日俄争议岛屿和平条约谈判,也迟迟没有进展。

而转任防卫相的河野太郎作为外相时,在原被征劳工诉讼案、日韩《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废弃等等问题上态度强硬,被认为是导致日韩关系在外交、安全等领域恶化的重要原因之一。

共同社称,安倍对茂木的实务能力评价很高,希望他能够更好地处理日趋恶化的日韩关系,还要和俄罗斯就缔结和平条约进行交涉。

由于喜欢在社交媒体上与网友互动,并且致力于推动中日友好,再加上曾两次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合影自拍并发到社交媒体上,河野太郎在中国的认知度很高。此番调任防卫相,被日媒评价为“破格”。

虽然河野不曾担任过防卫省副相或政务官,也并非国防领域议员,被看作是完全没料到的防卫相人选,此番调任防卫相,背后原因可能是“未向韩国妥协这一点得到了首相的肯定”。

9月11日下午,河野太郎对媒体表示:“东亚存在安全保障环境依然没有改善的状况,希望能在外交、防卫方面切实合作。”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认为,河野的强硬态度本来就是忠实执行安倍意思的结果,目前看来,安倍也许没打算马上改善同韩国的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9月11日的内阁会议决定,从13日起由内阁情报官北村滋担任负责综合协调外交和安全保障政策的国家安全保障局局长,外务省出身的首任局长谷内正太郎将卸任。

北村滋是警察厅出身,在第一届安倍内阁中担任首相秘书,深得安倍信任。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安倍在2012年末重新执政后,大约四年时间里,两人共会面了659次,是与安倍见面最多的参谋人士。

共同社评论称,前警界官员出任主要由外务、防卫两省出身的工作人员组成的国家安保局一把手实属罕见。

佐佐木文子表示,国家安全局的高层从前外交部精英变成了前警察厅精英,这可能意味着国家安全政策比以前更具对抗性一些,因为外交官更喜欢谈判而不是对抗。

周永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安倍将自己的新内阁称为“稳定与挑战”,其所称的挑战指的就是修宪,稳定则是维持现有的政策继续稳健推进。这样的理念和思路,也贯穿在关注外交和安全领域。

《中国新闻周刊》2019年第3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首页 - https://zjltth.com